德州扑克短牌打法:南通长牌游戏如人生,听老

    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0-08-10 10:40

     

    南通人痴迷长牌游戏。老人早早吃饭,12点打到下午5点,许多人如同上班,从不缺席。之所以如此痴迷,原因在于,牌局如人生,变化莫测,魅力无穷。

    有的人运气很好,坐下来,每一把都是三个喜儿,不胡牌也不会输。他在玩的时候不出大胡,他休息时人家成大胡,他还有喜钱拿。

    有的网上有没有赢钱的德州扑克人运气不好,每一把都是差牌,既没有搭子也没有款儿,抓的牌也没有什么用,一路输到底还要被嘲笑智商低。偶尔抓到一把好牌,也想大干一场,结果对手的牌更好,早早地胡了。翻开底牌一看,自己的牌全在底下,只不过埋得太深。

    “我的牌不是没有啊,只不过手气太差了!”牌桌上的叹息,无人关注,更无人同情,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手中的牌。人生多歧路,牌场也如此。几张牌抓上手,就要决定方向,做飘胡,做清胡,还是做塌子胡,马虎不得。

    做飘胡如同大学毕业选择走仕途,升官发财收获最多,但一路到底一直很顺的人很少,最后成功的更少。

    南通长牌游戏做清胡如同自己创业做生意,发了财成为土豪,虽然比做当官的略有不如,但比起平头百姓还是本大利多。但清胡做不成,一胡没有,往往亏得最多。

    胆子小的专门做塌子胡,容易胡,赢不了钱,但也不会大输,有机会摸把牌,也很快乐。像我这种在学校混的,大概就是塌子胡吧!也许,自我感觉好一点,塌子胡加一个文钱,隔三差五胡一把,基本上可以自保。

    桌上可以看人品。有的人,赢了钱,满面微笑,妙语连珠。输了钱,拍台打凳,翻底牌反复推敲,责怪牌友。还有的人,赢了钱,马上索要,分文不差。输了钱,反复欠着,口袋里有钱也不给,离了牌桌再赖掉。这种牌品差的家伙,玩不了几天,就没人搭理了。小区有位老领导,就是这一类人。打牌的老人避之唯恐不及,老领导的儿子担心老人没有人玩抑郁了,只得一家一家打招呼。

    牌桌上可以看格局。格局大的人,从头输到尾,神态自然,一直兢兢业业地认真玩。因为他知道,没有一直运气不好的人。只要抓住半个小时的机会,就可以反败为胜。即使没有机会,只要对手做不成大胡,也不会大输。格局小的人,容易大输。连续几圈不胡,就开始拼命买庄,急于翻本,往往适得其反,越陷越深。

    格局小的人,有一个特点,容易生气。我们村里有个家伙叫“兔头”,在手机上打牌很厉害,一上桌就输。牌友们的招数就是先激怒他,说一些难听的话刺激他,开启他的愤怒模式。接下来,“兔头”满面通红,目露凶光,智商大为下降,基本上啥胡也不胡了。

    人生在世,关键在于保持初心,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。故老相传,第一把坚决不胡大胡。胡大牌必输,这叫做头青眼肿。运气好成一把大的,不如一直不停成小的。正所谓,初心不忘,方得始终。一塌抵三清,两清抵一飘,小胡成得快才是王道。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这一点,同样适用于长牌。

    我老家后面有个印染厂,厂里有个技术员,外号“千胡”,三十年前不带喜儿的老式样,成一千胡是多少年来的神奇传说。他曾经告诉我,那一天,他虽然创造了记录,最终还是输的。因为他的胡太大,最终成为众矢之的,后来就没有再开胡。这就像在单位里,首先冒出来的年轻人常常会被打掉,后发的才能先至。

    南通长牌游戏打得特别好的人叫胡师。对于老胡师来说,成了大胡并不特别高兴,相反会感德扑圈手数怎么算到特别恐惧。因为好运气不能滥用,用完了坏运气就会来。

    有一位老胡师,一次抓到四个文钱,并且成了。这是件很稀罕的事情,摸一辈子长牌,三个文钱做成的概率就很小,四个只在传说中。据说,此人胡了这种胡,脸色大变,赢的钱全部不要,马上离开牌桌,回家买了个猪头,到庙里上供,唯恐遭遇不测之祸。

    打南通长牌游戏有没有只胜不输的秘诀?好像没有。我曾经看过一本关于巫术的书,上面有八个字的咒语:“伊谛揭谛,弥谛罗谛。”据作者说,念十万遍,要什么牌有什么牌。哪位有心人,可以试上一试,万一实验成功了,也算小编为南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事业尽了一份力。